廖晓玲:用建筑设计的方法来做服装设计

 廖晓玲原本是建筑师,从她的履历表上可以看到,2001年她获得同济大学城市规划硕士学位,同年成为RA ARCHITECTSTUIO合伙人,并担任主要建筑师7年。这是一段相当长的从业经历,直到2007年她的兴趣点发生变化,组建了RA DESIGNSTUDIO,尝试在全新的领域内表达文化价值观。很快,2008年她就推出了“Content目录”这个品牌,至此完成从建筑师到服装设计师的完美转身。
  在这个过程中,廖晓玲坦言自己曾经多次萌发过转行做服装设计的冲动,但她还是在反复考量,包括薇薇安·韦斯特伍德在上海外滩一栋楼里做过的一个展览也让她觉得受到了刺激。“因为做过建筑师嘛,那种英雄主义的情结会重一点,当你设想一个品牌或者任何一个有想象空间的东西都变成实物,而且只是一件衣服的时候,其实它的语汇还是不像建筑那样有说服力的。”
  生完孩子后,廖晓玲跟妹妹一起在上海进贤路上开了“Content目录”的第一家店。那是2008年5月的事情,中国的原创设计领域还不像如今这样热闹,而这样一个全新的独立设计品牌要如何存活下来也是个大问题。面对市场,廖晓玲的想法打从一开始就很客观。她认为服装行业不像建筑业那样,需要跟各种企划、地产、政府、承建商、材料商……去协调,这个“很传统、没有那么社会化的行业”胜在够直接,可以最大限度排除掉过程中的变数,直接用作品与市场和大众对话,甚至“比艺术家还好,不用进入画廊体系”。于是事情就这样开始了,最早并没有特别明确的方向,只是想做一些和影像相关的创作,这一特点后来一直延续至今,并且成为“Content目录”的每场秀上最吸引人的亮点之一。
  “Content目录”2014春夏系列名为“集成机器”,与艺术家邱黯雄合作,灵感来自廖晓玲与邱黯雄对《景观社会》一书的讨论。居伊·德波四十年前写的这本书现在读起来仍然觉得直指现实,因为当今社会的景观化倾向在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后不仅没有减弱的趋势,反而愈演愈烈。并且随着商业化的深入,中国社会的景观化也变得越来越直观,也就是越来越肉眼可见。比如铺天盖地的商业宣传以影像形式广泛传播,而它们正是割裂表象与本质的手段。表面上看,大众似乎获得了更多的信息,而事实上反映事物本质的信息却无法传达给受众。
  因此,“景观”成为了一个幌子,不断造成表象与本质间的隔阂。廖晓玲与邱黯雄一直在寻求最直接有力的方式来表现如此综合的主题,这次双方的合作突破了创作领域的界限,廖晓玲采用艺术家的作品主题来作为服装的主要影像符号,邱黯雄的多媒体作品《发展》首次离开传统的美术馆,放到“集成机器”系列在上海时装周的秀场。
  和从前一样,“Content目录”每季的设计都是从主题影像开始,对廖晓玲而言,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我必须要有一个主题,我觉得有一个主题之后你才能够做深度发掘,你才能收集各种、了解各种,这个过程对我来说很有意义。”无论城市还是身体,有着惊人相似的功能结构,并有序地组织起来,完成共同的使命,城市地图和身体系统结构图是这种关系的图形化反映。而由人类复刻的集成电路剔除任何无效因素,更极致地表达了这一关系。“Content目录”一直坚持“功能逻辑创造最美形式”的审美哲学,因此,“集成电路”作为这一季的影像符号,更加直观地传达出廖晓玲对景观社会的思考。
  “我得处理它的平面和转折面的关系,可能会有不同的电子元件的比例,包括有的图是用CAD画的,就是把我之前在建筑学里理性的东西,加上我对时尚的敏感度,我觉得还是比较得心应手的。” 而本季在服装设计上也采用了多种工艺方式来凸显影像质感,包括丝网印刷、数码印花、刺绣、绣印结合等手法,甚至采用施华洛施奇水晶来展现这种硬朗的逻辑美感。“我这次采用施华洛世奇的水钻来表现电子的原色,这种冲突感我特别喜欢。因为大家一想到闪亮的东西就感觉各种华丽、各种土豪,我觉得这样的元素放到很酷的图形里面就很好。施华洛世奇的人也都吓着了,说没有想到你会这样来用,而且你会发现它里面其实有各种图案,我们可以理解为条纹、波点,就是你把它翻译成大家熟知的、经常穿到用到的图案,这样的话接受度自然会高,而且也会美,处理起来也不会那么难驾驭。”
  廖晓玲说,“我没有学过服装,我是用建筑设计的方法来做服装设计的。”对她而言,建筑与服装可能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只不过是思维投射的结果不同而已——一个让人住,一个让人穿。她总是希望作品能够跟人发生最大限度的关系,同时又需要最大限度的自我表达。谈到做工作室后的思维变化,她觉得整个团队在不断进步,这一点是特别重要的。“有的时候还是会发牢骚,因为很累,一季一季的一直往前推,很累,也不知道累是为什么。虽然经济上的负担对我来说可能还好,我的内容就是让它平衡,当然也希望发展,即便是我自己不介意公司的盈利,我也能够体会到我的员工们不断希望公司有变化,所以责任感就又来了,也觉得还是要好好做,让他们都有更高的收入,整个团队感觉在不断进步,慢慢觉得这还是必要的,不像一开始纯粹就是想成立一个工作室随便玩。”(中国服饰新闻网)